皇冠彩票

    1. <form id='Jsgknm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Jsgknm'><sup id='Jsgknm'><div id='Jsgknm'><bdo id='Jsgknm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  目前所在位置:皇冠彩票>皇冠彩票平台>行业动态

            差距在工业 潜力在工业 希望在工业

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4-05-01 作者: 来源: 浏览次数:

            ——写在工业强省战略实施一周年 

                余心声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  时间无声,却最有力。

              2010年10月26日,对贵州来说,是值得铭记的时间刻度。

              自这一刻起,我们第一次以“全省工业发展大会”的方式,响亮提出“工业强省”战略。

              这是省委、省政府主要领导对贵州省情科学研判、对贵州未来发展科学辨析后提出的重大战略构想,这是在深入调研、倾听民意、广纳谏言的基础上形成的全省上下富民强省的共同意志。

              在随之推进的开放奋进的365个日日夜夜里,我们一步步丢掉束缚自我的枷锁,迎来了焕然一新的天地,书写了令人刮目的“贵州故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十二五”的跑道上,靠“工业强省”战略,我们和别人有了一样的“跑鞋”,一样的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“十二五”的跑道上,靠“工业强省”战略,我们迈入了科学发展的快车道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,中央领导关怀、国家部委支持、外来企业联姻,全局皆活;这一年,扩大开放、招商引资、园区建设捷报频传;这一年,民生工程加速推进、社会事业全面加强;这一年,“贵州”字眼渐趋渐热,开放奋进创新形象跃动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回想这沉甸甸的365天,是充实的、有价值的,更是幸福的;审视这沉甸甸的365天,更有许多弥足珍贵的经验和启迪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  为什么要强省?为什么要“工业强省”?

              两个问题的答案,清晰地写在我们的省情当中。

              2009年,贵州生产总值占全国的比重仅为1.15%,人均GDP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排名倒数第一,只为全国平均水平的42.8%,一些主要经济指标处于全国落后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靠后、挂末、垫底。关于贵州省情,我们能说上一堆,但总体离不开这三个词。我们明白从哪里来,却鲜有信心和底气说出要到哪里去,更不用说怎么去?因为,我们总是看到一个挥之不去的尴尬:尽管我们也在努力发展,但和别人比,差距仍在拉大。

              寻找破题之策,已是时不我待。

              在发展中落后,在前进中退步。怎能不让人警醒?!

              发展太慢的发展,老百姓不满意,也不会答应。

              小平同志高瞻远瞩:贫穷不是社会主义。

              胡锦涛总书记殷切寄语:贵州要“能快则快,只要符合科学发展观、有效益,就要加速发展”。

              省委书记栗战书掷地有声:对于贵州来说,加速发展就是科学发展,贵州必须“又好又快、更好更快”。

              人民群众热盼:致富步伐加快,共享发展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让贵州“强”起来,是为了2020年贵州能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。

              让贵州“强”起来,是为了4000万各族人民过上更加幸福安康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让贵州“强”起来,是新时期贵州广大党员干部理应承担的历史使命和神圣职责。

              审视中外历史发展的经验得失,梳理国内国际现实发展的宏观微观案例,“工业化”的旋律总是最为强劲。直面贵州省情,求解“调整转型”、“三农破题”、“消贫减困”等一系列迫切命题,离开工业发展,同样寸步难行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说“更好更快”是基于省情吹响的号角,“工业强省”则是基于省情找到的最佳跨越路径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化是不可逾越的发展阶段,没有工业就谈不上实现现代化,工业上不去,增强综合经济实力、提升核心竞争力、增加财政收入、扩大就业、改善民生困难重重。

              贵州发展的差距在工业,潜力在工业,希望也在工业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发展快则经济发展快,工业经济兴则全局经济兴,工业经济强则综合实力强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是贵州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大战略抉择。

              一系列的顶层设计、一系列的重大部署相继推出,在工业强省战略的领跑下,贵州迎来了加速疾跑的明媚曙光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  事实胜过雄辩,数据最善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一年,贵州日新月异。

              最新数据显示:今年1至9月,全省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5%,创近20年来同期最高增速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全国排名第三,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现金收入分别增长15.9%和22.9%,经济发展呈现出速度较快、效益较好、位次前移、后劲增强、民生改善的良好态势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来,招商引资规模空前。去年年底,贵州赴京面向央企招商,签约47个项目,总投资额近2929亿元。今年5月在香港举行“贵州·香港投资贸易活动周”,签约50个项目,总额133.19亿美元。7月我省经贸代表团在广州、上海、成都三地共签约合同项目89个,总额2795.15亿元。8月在贵阳举行的“酒博会暨投洽会”,签约148个项目,总投资1188亿元等等。前3季度,我省引进省外实际到位资金1961亿元,同比增长188.3%;实际利用外资总额4.56亿美元,同比增长145.7%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来,全省工业项目建设如火如荼:今年1至9月,贵阳市十大工业园区产业项目总投资达183.9亿元,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50.7%;遵义市工业经济实现总量、进度、增速等六项指标创新高;毕节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28.4亿元,同比增长84.7%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省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:今年1至9月,全省固定资产投资3499.84亿元,同比增长68.2%。其中工业投资1118.8亿元,同比增长56%。工业投资500亿元以上新开工项目2775个,同比增长44%。

              省统计局快报显示,今年1至9月,全省在建投资项目13195个,同比增长20.1%。全省工业投资累计到位资金1323.98亿元,同比增长37.1%。

              全省一盘棋,上下一条心。一年来,我省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投资增长速度,前所未有的项目建设力度,前所未有的工业发展势头。工业强省洪流之中千帆竞发,百舸争流。

              “工业强省”一年,初战告捷,硕果频现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四

              欣慰的不仅是数据。欣慰的不仅是速度。

              更让人欣慰的是精神的凝聚、思想的升华。

              坦白地说,长期的落后就如贵州的大山,一度遮挡了我们的视野、制约了我们的思路、僵化着我们的思想。贵州的一些干部群众对于贵州发展,或多或少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省委、省政府运筹帷幄:实现“两加一推”,必须跳出贵州看贵州,全国视野找差距,全球视野谋发展。要凭借“工业强省”这个支点,撬动贵州方方面面,搅动贵州一池春水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来,围绕工业强省战略,对内,“工业发展观摩团”实地考察筑、遵、毕,一路看来一路比,一路调研一路评,找差距、比不足,激发地区竞争心。对外,马不停蹄考察学习粤沪川,北上京城南下港澳大招商。学习先进知不足,考察发达生忧患,比学赶超强动力,开阔眼界增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横比、纵比,贵州人形成了共识:这风险、那风险,不发展、慢发展才是最大的风险;这问题、那问题,不发展、慢发展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横比、纵比,贵州人看到了希望:运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,通过市场资源配置原理,贵州能在更高的平台、更宽的领域和发达先进的省份合作共赢,优势互补,同台共舞。

              横比、纵比,贵州人激发了斗志:“坐不住、等不起、慢不得”。“不干,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”,与其怨天尤人,不如“挽起袖子”、“卷起裤腿”、“下地干活”。“白加黑”、“五加二”不再是一句口号,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。

              有形的数字来说话,无形的精神在感召。

              上万亿元的有形引资成果背后,凝聚着贵州强劲发展的不竭精神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这一年,贵州人的思想活了、精神足了、自信强了,贵州变了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五

              思想解放的程度决定开放的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是现代化大生产,大生产需要大流通,大流通必须大开放。然而,对贵州而言,地理的封闭,历史的封闭,心理的封闭,曾经相当长地堵塞着山门,束缚着眼界,捆绑着手脚。

              “对相对封闭的贵州来讲,开放带来的活力,在一定意义上比改革带来的活力还要大。”这是贵州顺势而为的新定位,乘势而进的新视野,借势而起的新气魄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这一年,“借梯登高”、“借船出海”成为共同意识,全省各地坚持把解放思想作为第一法宝,打破“恐高”思想、消除“怕快”心理、克服“畏难”情绪,敢与强的比、敢向高的攀、敢同勇的争、敢跟快的赛,开放的脚步越来越急促,开放的半径越来越大,开放的视野越来越宽,开放的程度越来越高,开放的内涵越来越深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联央企、通港澳,大规模、高密度走出去,找项目、交朋友、聚人气、强动力。在外接内联中眼界开阔了,在筑巢引凤中心胸开阔了,在学习交流中思路开阔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举全省之力,成功举办贵阳会议、贵州(贵阳)国际酒类博览会暨投资洽谈会、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,尽展黔山芳菲,把全国乃至世界目光引向贵州,为区域发展蓄势积能。

              贵州的发展,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,与全国乃至世界紧密相连。

              心态的开放、境界的开放接踵而至。

              “玻璃门”、“吃唐僧”、“诳进来”等等“陈规陋习”开始“土崩瓦解”。企业在“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”的环境中战战兢兢做事的情况得到很大改变。

              “人人都是招商形象”,“招商、安商、亲商”,“你发财,我发展”的共识日渐形成和深化。

              全省各地纷纷在“简、优、限”上下功夫。以开放促改革、以开放倒逼改革、以外生动力推动内生动力,释放改革、开放“双活力”。

              许多地方都对项目建设的所有政策重新审核,尽量放权,该砍的统统砍掉,让行政审批事项进一步减少、环节进一步简化、流程进一步优化、时限进一步压缩,对企业的“跟踪式”、“贴身式”和“保姆式”服务渐成常态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六

              工业发展和环境保护,是一对孪生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发展工业就会破坏环境。有人这样判定。

              这样的存疑并非空穴。回望贵州发展工业之路,确实存在过“村村冒烟、处处点火”,“先发展后治理”,工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矛盾十分突出。究其原因主要是经济发展方式粗放,工业企业布局分散,企业层次低、科技含量少、对环境影响大。

              以生态理念引领工业发展——贵州工业强省必须遵循的原则。省委、省政府主要领导提纲挈领。

              不是靠简单地保护出来的,而是可以积极地建设出来的。省委、省政府主要领导科学审视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一年,实践诠释着理念,实践证明着观点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来,贵州工业化走的是一条新型工业化道路,绝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。贵阳的工业园区一年婉拒300亿元以上的高耗能、重污染、低效益投资项目,对不符合要求的企业坚决说“不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毕节地区的8个县市,有5个工业园秉持“吃干榨尽”理念,发展煤化工、磷化工、建材工业循环经济。开磷集团改变传统的单向产出模式,建立起循环物流模式,用最少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成本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各地把工业企业向园区集中,集约发展、集聚发展,充分利用现代环保技术,综合循环利用工业排放物,加强环境建设和监管。

              走新型工业化之路,为生态环境改善作出的贡献同样巨大。仅贵州华能焦化制气公司,就让贵阳160多万市民和近2000家单位告别燃煤,用上了煤气,贵阳能摘掉“酸雨城市”帽子,全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气达到340天以上,荣获“最适宜居住城市”桂冠,新型工业化对环境的改善功不可没。

              生态保护不能纸上谈兵,需要“真金白银”,需要技术支撑。只有工业发达,积累雄厚资金,才能在生态的保护与建设上游刃有余。只有新型工业化带来的先进技术,才能更积极更永续地让山更青水更绿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七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工业强省,强什么?

              扩充总量、调整结构、促进统筹、增加就业,一年来,贵州紧扣工业强省的战略决策探索前行。不仅有发展速度的高歌猛进,更有发展方式的切实突破,不仅有工业经济的强势勃兴,也有民生发展的源源活水。

              来自省经信委的数据表明,今年1-9月,贵州工业项目以聚集和规模发展为主导,各类产业园区发展成效明显。已完成基础设施投入290余亿元,在建产业项目1050多个,其中在建亿元以上项目300余个;完成产业项目投资590余亿元,入园企业1050多个,从业人员30多万人,实现工业总产值1250余亿元,同比增长26%。

              随着一批重点项目的落地,园区载体作用和产业聚集效应开始显现,吸纳企业和项目的能力明显提升;各园区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加快;园区项目的科技含量和产品档次日渐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大企业进驻,乡村变城镇,大项目落地,农民变工人。以工业带动农业,以城市带动农村,是工业强省战略中的核心篇章。两年前连城郊结合部都算不上的毕节市小坝镇,随着贵州力帆时骏振兴集团公司进驻,现已成为规划蓝图上的重要城市节点,而近2000小坝人更是实现了“村民变市民”的华丽转身……类似事例不胜枚举,典型范例揭示本质:工业强省强了农村,富了农民,工业经济的蓬勃发展,带动辐射农村强劲有力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,一定意义上讲,亦是最大的惠民工程。一年来,“十大民生工程”与工业强省战略同时鸣笛启程,扶贫脱贫、就业创业、保障房建设等,桩桩件件直指老百姓最忧、最盼、最急的难题。截至目前,贵州对“十大民生工程”的投资达544亿元,同时,工业带动就业的“乘数效应”已经显现,到2015年,贵州工业带动就业人数将比2010年增加一倍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妙棋一着,全盘搞活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八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,对贵州而言,既是对历史的一个回应,更是经济发展方式的一次深刻变革。

              直面工业强省这一当代主旋律,一个命题倏然显现:贵州该寻找什么样的平台实现工业化。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一年,这个时代的命题、发展的课题、现实的难题,正在强势破题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工业发展态势表明,工业化不是抽象的概念,工业化的背后是一个个具体的工业项目,项目的背后是一个个工业园区的支撑,有专家坦言,现代条件下的工业化,首先是工业园区和工业项目的“爱情结晶”。

              毫无疑问,工业园区是催生工业的强劲引擎,是工业强省的重要抓手,承载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“突破口”和区域经济发展“增长极”的重任,产业园区能否强劲发展,是直接影响贵州工业腾飞的要素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为充分发挥园区对贵州实施新型工业化有力支撑,贵州省已制定出台《关于加快产业园区发展的意见》,年底前还要召开产业园区工作会议,面向“十二五”做大做强产业园区经济,为园区健康快速发展谋篇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显然,以工业园区建设为引导,贵州工业化的实现路径已然清晰——

              扩:把扩大作为膨胀工业总量的前提。

              精:围绕精深加工,切实拓宽产业幅。

              聚:加快园区建设,推进集群发展、集聚发展和集约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引:通过扩大招商引资推动工业经济快速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创:推进科技创新,不断提高我省工业经济的竞争力。

              活:深化体制改革,不断增强工业经济发展活力。

              “扩、精、聚、引、创、活”这个“六字真言”表面上属于经济范畴,内涵实质却关涉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各方面,深刻体现了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全局性战略意义。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九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不是独木支撑,而是“三化”同行。

              在2010年的全省工业发展大会上,远见开始凝聚。大会在确立工业强省战略时,明确指出,解决“三农”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工业化和城镇化。此后不久,2011年的省委农村工作会议上,认识继续升华。省委书记栗战书在会上话语坚定:坚持在工业化、城镇化深入发展中同步推进农业现代化,实施“三化同步”重大部署,走出一条具有贵州特色的城乡统筹、协调发展的路子。

              从工业强省战略到“三化同步”重大部署——梳理省委、省政府的决策脉络,贵州的工业强省战略从确立伊始,就不是孤立的概念,在决策层的视野中,工业强省的进程,也是“三化”良性互动的过程:以工业化为核心,农业为城镇和工业提供充足的劳动力和生活、生产必需品,工业为农业和城镇提供强大的装备和支撑,城镇为农村人口提供广阔的就业空间,为农业和工业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舆论敏感地指出:“贵州省提出了要与全国同步在2020年进入全面小康的计划。工业强省成改变贵州落后的一剂良药。贵州希望从工业化、城镇化带动以及突破‘三农’瓶颈三方面着力,加速推进贵州的建设。”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战鼓擂响一年间,全省工业化脉动的强力起搏,带动城镇化、农业产业化同频共振,阔步向前。“三化同步”的“链式反应”多维呈现:贵阳市以工业化支撑城镇化扎实推进,在大量消化农村劳动力的同时,也通过市场需求拉动,成为全省农业产业化的“发动机”。毕节以新一轮改革为动力,以大项目促大发展,为“试验区”新一轮腾飞蓄力。遵义紧盯成都、重庆,以“三化同步”为抓手全力书写“融入成渝”这篇大文章。黔中、黔西北、黔北,已成为贵州最具经济活力的三角区域,在这个经济社会发展的“金三角”跃然而出的交响中,“三化同步”是其中尤为精彩的绚丽乐章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的实践表明,工业强省战略与“三化同步”的重大部署高度统一,工业强省是核心,“三化同步”是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,以工业强省为核心,以“三化同步”促进城乡协调发展,促进工农协调发展,条件具备,正逢其时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十

              工业强省,既是一场攻坚战,也是一场持久战。

              这一年,我们也曾遭遇电煤不足、投入不足、用地不足、人才短缺诸多困难,但都一一被我们克服,并转化为前行的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排难前进、奋力爬坡的过程,也是鼎新革故、精神凝聚的过程:工业强省是长期实践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机遇和挑战并存,效益和风险同在,在工业强省战略推进中,必须克服竭泽而渔的短视行为,克服浅尝辄止的浮躁情绪,耐得寂寞、经得风浪、吃得大苦,不折腾、不动摇、不空论,顶住一口气,咬着一股劲,始终用发展的眼光、奋进的姿态把握全局和长远。

              经济落后、条件艰苦,在贵州,做成同样的事情,往往需要付出比其他地区多得多的努力。面对历史赋予贵州的机遇和责任,一场以“作风建设、环境建设、项目建设”为核心内容的“三个建设年”活动全面铺开深入推进,以作风建设保障发展,以环境建设促进发展,以项目建设带动发展,充分展示出全省上下迎难而上、只争朝夕的精气神。

              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要用发展的方式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经历化蛹成蝶的蜕变之后,我们将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舞台。

              天下事有难易乎?为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为,则易者亦难矣。

              美国当代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其著作《全球通史》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:最具适应性、最成功的社会要在转变时期改变和保持自己的领先地位,是极为困难的。相反,不太成功相对落后的社会,因为局限少、创新成本低、创新冲动强烈,更有可能适应变化,突飞猛进。  

              碰撞智者的思想,让我们的眼界更加朗阔:贵州在诸多方面的优势与潜力,都为贵州实现跨越式发展做好了充分准备。以贵州工业化,实现生态、资源的充分开发、集约开发,将促进历史上不太成功的贵州突飞猛进,跃上一个风光无限的高度。

              每一次抓住机遇的变革,都会酝造影响深远的变局。

              敢干、敢闯、敢拼、敢于攀高,咬定发展不放松,我们丢掉的只是贫困,获得的将是成功。